为什么“文革”悲剧只会出现在中国

邓小平谈民主:为什么“文革”悲剧只会出现在中国《人民日报》刊发邓小平关于《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》的讲话 本文摘自《呼喊:当今中国的五种声音》,凌志军 马立诚著,人民日报出版社,2011.1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几年里,我们国家的民主思想,在对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反思当中迅速成长起来。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历程的时候,邓小平说过一句话:“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。”他是在这一年12月13日说这一番话的。大约13年后,胡绳在他主编的《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》中说,邓小平的这一次讲话,“实际上为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基本的指导思想”。还说:“就党的指导思想和实际工作来说,邓小平已经成为党中央领导的核心。”胡绳还注意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对于民主的讨论。他说,全会公报对民主和专政、民主和集中、民主和法制作了较详尽的论述。会议认为,由于还存在极少数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,绝不能削弱无产阶级专政。对于社会主义的阶级矛盾,必须按照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方法去解决,这样才能保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安定团结的局面。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集中统一的领导,需要严格执行各种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,但是必须有充分的民主,才能做到正确的集中。怎样才能使我们的人民拥有“充分的民主”?下面这些话引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: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,必须坚决保障,任何人不得侵犯。为了保障人民民主,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,使民主制度化、法律化,使这种制度和法律具有稳定性、连续性和极大的权威,做到有法可依,有法必依,执法必严,违法必究。要保证人民在自己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不允许任何人有超于法律之上的特权。 将民主看做一种制度,并且将民主与法制联系起来,在我们党的文件当中,这是第一次。大约从这时起,党内的舆论也开始将民主看做一种制度。党的文件将民主视为一种制度,这一点显然与邓小平的引导有关。根据现有的文字记录,邓小平最早表述他的建立民主制度的思想,是在1956年9月中国共产党召开“八大”的时候。那一次,邓小平在《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》中说,执政党的地位,使我们党面临考验,要“从国家制度和党的制度上做出适当的规定,以便对于党的组织和党员实行严格的监督”。依照我们党的既成制度,这样的报告,是一定要经过毛泽东的同意并且经过政治局讨论的。这大约可以证明,当时党的领导中枢已经从制度方面来认识民主的问题。毛泽东说斯大林在苏联造成的悲剧,不会在西方国家发生,也可以作为一个证明。然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,这样的思路没有能够延续下来。1980年8月21日,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•法拉奇有机会直接采访邓小平。当法拉奇对中国能够避免再次发生诸如“文化大革命”这样可怕的事情表示怀疑的时候,邓小平并没有驳斥她。邓回答:“这要从制度方面解决问题。我们过去的一些制度,实际上受了封建主义的影响,包括个人迷信、家长制或家长作风,甚至包括干部职务终身制。我们现在正在研究避免重复这种现象,准备从改革制度着手。我们这个国家有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历史,缺乏社会主义的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法制。现在我们要认真建立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和社会主义法制。只有这样,才能解决问题。”10天以后,邓小平的一个讲话被中央政治局通过。这就是他在1980年8月18日这一天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。讲话题为《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》。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。邓的讲话也是围绕这个题目展开,其中包含了他的许多非常重要的思想。邓小平说:权力过分集中,妨碍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和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实行,妨碍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,妨碍集体智慧的发挥,容易造成个人专断,破坏集体领导,也是在新的条件下产生官僚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为了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,为了适应党和国家政治生活民主化的需要,为了兴利除弊,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以及其他制度,需要改革的很多。我们要不断总结历史经验,深入调查研究,集中正确意见,从中央到地方,积极地、有步骤地继续进行改革。改革党和国家领导制度及其他制度,是为了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,加速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发展。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,主要应当努力实现以下三个方面的要求:(一)经济上,迅速发展社会生产力,逐步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;(二)政治上,充分发扬人民民主,保证全体人民真正享有通过各种有效形式管理国家,特别是管理基层地方政权和各项企业事业的权力,享有各项公民权利,健全革命法制,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,打击一切敌对力量和犯罪活动,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,巩固和发展安定团结、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;(三)为了实现以上两方面的要求,组织上,迫切需要大量培养、发现、提拔、使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、比较年轻的、有专业知识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人才。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,是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,在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,并且造就比这些国家更多更优秀的人才。达到上述三个要求,时间有的可以短些,有的要长些,但是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大国,我们能够也必须达到。所以,党和国家的各种制度究竟好不好,完善不完善,必须用是否有利于实现这三条来检验。从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、干部制度方面来说,主要的弊端就是官僚主义现象,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,家长制现象,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。